Tags | 留言板 |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本站首页
机构简介
新闻动态
民族地区概貌
央视精选
技术指导
理论研究
政策导读
研究成果
数据库
 【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成果 > 获奖成果
湘桂黔民族地区农村公共环境卫生建设现状调查
 发布时间: 2009-06-23 18:33:36   作者:程 苹 王 平 王怀岗   来源:   浏览次数: [ ]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摘要: 湘桂黔民族地区农村公共环境卫生建设现状调查

国家民委2006年度民族工作调研报告

 

 

 

 

 

题目:湘桂黔民族地区农村公共环境卫生建设现状调查

­­              ---以湖南城步县、广西龙胜县、贵州黎平县为例

 

 

作者:         王怀岗    

 

 

单位:        中南民族大学    

 

 

时间:        2006108  

 

 

 

 

 

 

 

  要:湘桂黔民族地区在农村公共环境卫生建设方面进行了有益探索,取得一定成绩,但也存在不少问题。交通不便、经济落后及陈旧的生产生活方式对环境卫生产生了很大负面影响,环境卫生组织管理机构和硬件设施缺乏,投入少,环境卫生知识宣传力度不够、覆盖面小,长效管理机制欠缺以及“国债资金农村沼气项目”在推进中存在一些问题等,制约了民族地区农村公共环境卫生的建设。搞好民族地区农村公共环境卫生建设有必要提高认识,重视民族地区农村环境卫生建设;统一领导,协调各部门齐抓共管,层层落实领导目标责任制;加大宣传力度,强化卫生知识教育,促进观念转变,形成公共环境卫生建设的内在需求动力;抓好典型示范,推广成功经验;制定严格的规章制度,完善监督机制,做到奖罚分明,管理有序;多渠道筹措资金,增加对民族地区农村环境卫生基础建设的投入;将民族地区农村环境卫生建设与生态能源建设、产业结构调整相结合,提升其综合效益

 

关键词:湘桂黔民族地区;农村公共环境卫生;现状;对策

 

作者简介:程苹(1967-),女,瑶族,湖南省江华瑶族自治县人,史学硕士,中南民族大学学报编辑部副编审。主要研究民族学。027-62207647xuebao2@scuec.edu.cn

王平(1960-),女,山东省高青县人,文学学士,中南民族大学编辑部编审。主要研究民族文学和民族文化。13114368822xuebao6@scuec.edu.cn

王怀岗(1966-),男,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人,苗族,文学学士,中南民族大学校办副主任。13397157087

 

 

 

 

 

 

 

      

 

 

一、基本情况……………………………………………………………………1

(一)城步县农村公共环境卫生建设现状…………………………………1

(二)龙胜县公共环境卫生建设现状………………………………………3

(三)黎平县农村公共环境卫生建设现状…………………………………5

二、取得成绩及存在问题原因分析……………………………………………6

(一)取得成绩………………………………………………………………6

(二)存在问题及原因分析…………………………………………………7

    三、对策与建议…………………………………………………………………10

(一)提高认识,重视民族地区农村环境卫生建设………………………10

(二)领导重视,协调各部门齐抓共管,层层落实领导目标责任制………………………………………………………………………….11

(三)加大宣传力度,强化卫生知识教育,促进观念转变,形成公共环境卫生建设的内在需求动力……………………………………………….11

(四)抓好典型示范,推广成功经验…………………………………….12

(五)制定严格的规章制度,完善监督机制,做到奖罚分明,管理有序………………………………………………………………………….12

(六)多渠道筹措资金,增加对民族地区农村环境卫生基础建设的投入………………………………………………………………………….12

(七)将民族地区农村环境卫生建设与生态能源建设、产业结构调整相结合,提升其综合效益………………………………………………………13

 

参考文献………………………………………………………………………13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社会的进步,我国城市的工农业生产和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取得了长足发展,市容市貌、生态环境、公共卫生状况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相比而言,我国农村建设发展滞后,对此,党中央明确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目标,即“要按照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的要求,坚持从当地实际出发,尊重农村意愿,扎实稳步推进新农村建设。”这表明新农村建设不仅仅是一个经济建设问题,还涉及到农村政治、文化、社会诸方面的问题。而农村环境卫生作为农村社会的一个组成部分和薄弱环节,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重要内容之一,因为它是衡量农村生活水平和现代化水平的一个重要标准,它的好坏不仅直接关系到农民的身心健康,也影响着农村全面奔小康、构建和谐社会的进程。目前,全国各省、县、乡镇都把农村环境卫生建设作为创建文明卫生村的一项重要任务来抓,一些发达农村已初显成效。民族地区农村多属于欠发达农村,他们的公共环境卫生情况怎样呢?为了了解民族地区农村公共环境卫生的状况,我们于20067月—8月,选择湘桂黔交界处的三个县,即湖南城步苗族自治县(以下简称城步县)、广西龙胜各族自治县(以下简称龙胜县)和贵州黔东南苗族自治州黎平县(以下简称黎平县)的部分农村进行实地调查,采取入户访谈、抽样问卷和与当地主管部门负责人座谈等形式。现将调查情况报告如下。

一、     基本情况

(一)城步县农村公共环境卫生建设现状。

城步县地处湘西南边陲,是一个“九山半水半分田”的贫困县,总面积2647平方公里,辖10个乡镇,288个行政村(居委会),居住着苗、汉、侗、瑶、回等10多个民族,总人口25.8万,其中农业人口22万人。2005年全县生产总值达到13.645亿,同比增长11.5%。近几年,城步县大力实施“奶业兴县”的发展战略,以奶牛专业村、专业户为切入点,大力发展“奶牛—沼气—牧草”生态农业,到2005年已经兴建农村户用沼气池4569个,每年为农户增收节支400多万元,保护森林植被1.5万余亩,建池农户尝到甜头,县域经济发展找到了新的突破口。2005年,该县被确定为农村沼气建设国债项目县,他们以此为契机,将沼气池建设与农村“三改”(改水、改厕、改栏)、“五改”(改水、改厕、改栏、改厨、改浴)结合起来,引导有条件的农户实现“一池(建沼气池)三改”或“一池五改”,净化美化农村居住环境,提高农民的生活水平和生活质量。城步县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涌现出一些文明卫生村,我们走访了其中两个:双井村和大寨村。

双井村有7个村民小组,189户,农业人口659人,稻田372亩。根据“以奶业为基础,工业为支撑,三产业为补充”的发展思路,他们请来专家、技术员手把手传授科学种植、奶牛养殖等技术,增强科技致富能力。目前,全村养殖奶牛160头,种植牧草300余亩,奶牛养殖19户,年产鲜奶329吨,创产值37.5万元。2005年集资200万元,创办一个大型碎石场,解决劳动力就业70人,产值100万余元,又引资200万元,与村里合资建新型墙体建筑材料厂,现在投资试营。2005年全村共完成工农业总产值320万元,村集体经济收入16万元,农民人平均纯收入达4200元。通过政策引导和扶持,该村形成了1/3的劳力从事农业生产,1/3的劳动发展加工运输业,1/3的劳力外出务工或经商的生产格局,群众增收渠道一天比一天宽畅。有了经济来源,该村的村容村貌发生了很大变化。先后投资38.2万,硬化村组道路12公里;投资38.6万元,完成农网改造,铺设自来水管1500,自来水入户率100%;投资20万元,修建了占地427平方米的村支两委办公大楼,配备了办公设施,建成了藏书18000册的村级图书馆;修建沼气池110口,入户达70%,全村基本实现清洁能源沼气化;五改到位70户,入户达50%,其中卫生厕所达92.9%。村民精神面貌、卫生文明程度发生了较大变化,被评为市、县文明卫生村、县小康建设工作先进村。

大寨村辖8个村民小组,53户,658人,其中侗族占总人口95%,耕地面积860亩,山林5000亩,该村境内旅游资源丰实,民族文化气息浓厚,每年一到“六月六”,村民们总会举办隆重的山歌会,加上新建的10家家庭旅馆,人称“农家乐”,更是吸引了全国各地的游客。近年来,村支两委立足“旅游兴村,种植富村”的发展思路,积极发展旅游业和反季节蔬菜业,实现了经济持续快速增长,使农民具备了整治环境卫生的能力和实力。在县卫生局及能源办的组织协调下,村子对卫生设施进行了五改,即改路、改水、改灶、改栏、改厕,使全村环境卫生大为改善。一是硬化1公里入村主道,改建了13条连组接户的小道,这些小道用石板、石头铺平,基本上做到晴不沾灰,雨不沾泥。二是修建6个大水池,100%村民用上了清洁的自来水,基本上解决了全村人畜饮水困难这个大难题。三是改造了传统的烧火灶,100个农户修建了节柴灶。2005年,建沼气池的农户占总户的30%2006年将达到50-60%。这样既保护了全村的生态环境,又大大地减轻了劳动强度,提高了劳动效率,同时也保持了厨房、灶锅的卫生。四是141户村民修建了卫生厕所,占总户数的92.15%,其中130户为无害化厕所占总户的84.96%。对设在道路两旁的厕所,一律进行拆除迁移,做到了对粪便实行无害化处理。另外,对全村各户的猪牛栏进行了改造,逐渐由木结构改为了砖结构,便于随时冲洗,有的与沼气池连接,猪粪便随时注入沼气池内。牛栏逐步搬迁到村外,集中修建在田角土边。现已搬迁43座,基本做到了村民宅前屋后场地整洁,柴草、农具、杂物等堆放整齐,畜禽圈内外清洁,与人居用房分开。同时,该村有合格的村卫生室和妇幼保健员,在密集居住的自然村有专用垃圾焚烧池,每年按上级要求组织村民开展爱国卫生突击活动,组织农户统一开展春、秋两季灭鼠、蟑螂等活动。

通过五改工程建设和其他工作的开展,目前该村容貌焕然一新,环境优美,农户居家内外整洁,庭院清新。村建规划基本符合卫生和环境保护要求,全村呈现欣欣向荣的景象。2004年,被评为省级文明卫生村。在与村妇联文化交谈时,我们得知村民的卫生意识是逐渐强化的,开始时村委会向村民宣传环境卫生的重要性,村民不感兴趣,2002-2003年先后两次组织村民到通道县黄都村参观学习,看到别人整洁的村容村貌和兴旺的旅游业,村民明白了公共环境卫生好处多多。加之村务公开栏内每期都有文明卫生方面的内容。在村组群众大会上,每次都要讲文明卫生工作,制订了文明卫生公约,设立了公约牌。这样卫生工作基本做到家喻户晓,使全村群众不断增强了爱卫意识,形成了良好的卫生习惯。为了达到省、国家的文明卫生村的标准,大寨村建立了比较严格的卫生管理制度。成立了爱卫领导小组,由村书记任组长,秘书、妇女主任为副组长,各村民小组组长为成员,制定切合实际的卫生村建设规划和措施,及时研究、解决卫生建设与管理中的实际问题,并确定妇女主任具体负责抓此项工作,把全村的公共区域划分为13个卫生责任区,设立路牌,确定卫生责任人,各责任人负责各自的卫生责任区的卫生工作。垃圾集中放在指定的地点烧毁。全村每月进行一次大扫除,并由领导小组和村民代表逐户、逐道进行检查并进行卫生评比,将评比结果及时在村务公开栏内公布,对做的好的农户予以表扬,对做的差的予以罚款并限期整改。年终评选文明卫生户,并给予适当奖励,对做的差的予以批评并限期整改。以此保证环境卫生的长效保持。

我们也走访了带有普遍性的村子。如沉江渡村,村民只种粮食,院前院后种的少量疏菜、果树,只够自己温饱,村里没有乡镇企业。青壮年多外出打工,剩下老弱病残幼者,忙完农活,一般闲呆在家里,生活不宽裕。三改、五改起色不大,有少部分经济条件好的农户建了沼气池,但由于家里人少,养的猪或牛少,沼气出得少而停止使用,也有的是池子坏了而停用,还有的因为觉得用沼气烧的饭菜没有柴火烧的好吃而停用。而多数人想建但没有钱。有的农户家里还在使用原始型厕所,牛栏猪圈很少打扫,脏臭。厨房墙壁屋顶被烟熏得油黑,灶台有的改为节能灶,但依然烟熏火燎,蚊蝇乱飞,院内鸡鸭散养、猫狗乱窜,村民只扫自家门前雪,垃圾有的往河里倒,有的堆在露天,过段时间烧一次。村道很少有人扫,牲畜粪便无人捡拾,遍布村道、田埂及农舍四周。用的水是自家或几家合伙从山上引来的山泉水,水质虽好,但存在二次污染的隐患。生活污水直接顺小水沟流入田地。从抽样问卷调查和访谈中得知,村里没有专人负责,也没有钱进行环境卫生建设,村民没有接受过健康卫生教育,没有搞过公共环境卫生和家庭卫生评比活动。

(二)龙胜县公共环境卫生建设现状。

龙胜县位于广西东北部,距桂林市87公里,全县总面积2538平方公里,山地面积占84%,辖73119个行政村,居住着苗、瑶、侗、壮、汉等民族,全县人口16.7万人,少数民族占77%2002年经国务院批准为新阶段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在上级党委、政府的关怀和支持下,龙胜各族干部群众团结协作,开拓进取,走出了一条以生态环境保护为基础,以农林、矿产、旅游、水电为支撑的可持续发展的县域经济发展的路子,较好地完成了各年度经济社会发展工作目标任务,全县经济步入健康快速发展的轨道。2005年全县生产总值达到14.01亿,比2000年增加7.19亿元,人均GDP2000年的4310元提高到2005年的8230元。在经济良性发展过程中,龙胜县大力开展文明卫生村创建活动,涌现一批文明单位、文明庭院、文明村屯, 2005年获自治区创建文明县城工作先进单位,有70个村被评为全市农村文明卫生村。

龙胜县的新农村建设是从一个叫坳背的小山村开始的。坳背村三面环水,居住着62户壮族人家,人口290人。这里的壮族群众有一个很好的卫生习惯,每天都要清扫房屋,拖地板,房前屋后收拾得干干净净,并种上花草树木,美化家园。正是从这个良好的民族习惯入手,龙胜县找到了新农村建设的突破口,在保留壮族特色民居吊角楼的基础上,引导群众从“五改一建”开始,不断改善家居环境,美化村容村貌。然后通过办好一所学校,开好二个室(卫生室、文化室),评选三好文明户(遵纪守法好、清洁卫生好、家庭和睦好),达到四美(环境美、语言美、行为美、习俗美),办好六件实事(建好广播电视接收站、建好宣传专栏、建好一个活动场、建好一支文体队伍、建好文明公约、建好一个村屯集体经济项目),形成了龙胜县“123456”一整套新农村建设的标准。坳背在创建文明村活动中投入不多,但群众的精神面貌和村容村貌却在短时间内焕然一新,配合着生态家园建设和农业产业结构调查,群众真正走上了小康之路,集体经济也得到快速发展,成了远近闻名的文明村。

“坳背模式”是龙胜县根据自己农村实际量身定做的,他们尊重各民族习俗,发扬各民族优良传统,保留民族民居特色,投入不很大,见效却很快,农村的家居环境和生活质量有了一个质的提升,深受各族群众的欢迎。从此,“坳背模式”成为龙胜新农村建设的蓝本,如雨后春笋般在壮乡苗岭、侗寨瑶村破土而出,坳背、城岭、光明、拐江、上塘、平安、洪寨、里排等村屯被评为自治区文明村,昔日“做饭烟熏火燎,粪坑臭气冲天,污水到处横流,房屋苍蝇乱飞”的景象在这些村子里再也找不到了。

值得注意的是,龙胜县在开展新农村建设过程中,能够因地制宜,找准各村的优势和特点,积极探索适合各村发展的新模式。随着大桂林旅游圈的开发,龙胜绚丽的民族文化和壮美的自然风光成为旅游发展的一大特色。于是,龙胜县在新农村建设中,走旅游开发之路,紧紧抓住旅游发展契机,把旅游开发变成了新农村建设的重要内容,成为群众增收致富的重要手段,成为传承民族优秀文化和改善村居卫生环境及提高各族群众生活质量的一大亮点。

泗水乡细门村地处龙胜至温泉旅游热线上,全村1889人,其中瑶族(红瑶)占97%。红瑶民风朴实,热情好客,红瑶妇女服饰鲜红、热烈、眩目,黑发如瀑,令人叹为观止。在细门新农村建设中,大胆依托民族资源优势和山区优势,按照“123456”文明村(屯)创建标准,以坳背模式为蓝本,以旅游富民为中心,以“四进村、六进家”(四进村:科技进村、文化进村、理论进村、卫生进村;六进家:理论进农家,科技进农家、文化进农家、法制进农家、计生进农家、环保进农家)为载体,结合实际,大搞民俗旅游项目开发,实施旅游扶贫,极大地促进了本村的社会经济发展,从而有条件改变过去脏乱的村居环境。

和平乡平安村和大寨村、田头寨在改善家居环境和美化村容村貌基础上,则依托天下一绝的龙脊梯田风光,大办农家旅馆和农民饭馆。过去陈旧的木楼被崭新的吊脚楼所取代,一座座吊脚楼如雨后春笋矗立在山间岭顶上,成为龙脊山上又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过去不卫生的厕所被洁净的卫生间所取代,一些农家旅馆还建起了豪华标准间,彩电、电冰箱、洗衣机、微波炉、消毒柜等现代家电应有尽有。世世代代靠种田养家糊口的瑶歌壮嫂们利用劳动空隙,刻苦学习普通话和英语,当起了业余导游,当起了“老板”。另外,龙胜镇金车村和坳背村则利用“桂林市文明村”、“自治区文明村”金字招牌,依托百年壮寨的历史、原汁原味的壮族歌舞和优美的田园风光办起了“农家乐”旅游。村里硬化村道和沟渠,修建了卫生公厕,设置了垃圾箱和路灯;许多农户家中建了沼气池,进行了“三改”、“五改”,居住环境卫生发生了质的改变,旅游环境得到较大改善。新农村建设有力地促进了旅游业的发展,火热的旅游给各族群众带来了丰厚的经济效益,使这些村寨的群众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来改变村庄和农舍的环境卫生面貌,昔日贫穷落后的小山村如今成了中外游客争相青睐的干净整洁富裕的旅游村。

上述村寨大多处于地理环境较好,交通比较便利的地区。龙胜县还有不少处在高山半高山的村寨,由于地理条件的限制,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环境卫生的整治工作还难以有效开展,成为该县当前和今后相当一段时期工作的重点和难点。

(三)黎平县农村公共环境卫生建设现状。

黎平县也是一个有名的山区贫困县,“十五”时期其经济才走出困境,实现恢复性较快增长,全县生产总值由2000年的5.6亿元增加到200511.3亿元,年均增长10.01%。“十一五”时期,黎平县被列入贵州省3个优先发展的重点旅游区之一,县领导结合旅游兴县的战略,把乡镇爱国卫生工作列入全县经济社会发展目标管理责任书的内容来实施,相继出台了《黎平县城镇综合管理暂行实施意见》、《黎平县爱国会委员单位工作职责》、《黎平县城区机关单位目标考核办法》等一系列规范性文件,使巩固省级卫生县城有章可循,有法可依。根据中央和省委关于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要求及贵州省开展“整脏治乱”工作的精神,黎平结合自己的实际,按照“循序渐进,扎实推进”的原则,在全县大力开展创建“文明生态富裕村”的活动,带动农村环境卫生整治工作的开展。

县人民政府每年以责任书的形式将创建卫生村寨工作明确由各乡镇人民政府组织所辖村寨开展创建活动,根据本县实施旅游兴县的需要,重点加强乡镇所在地、旅游景点、民族风情村寨的村容环境卫生治理,制定管理办法和乡规民约,成立村级创建领导小组,发动村民搞好房前屋后、大街小巷、厕所猪圈、村寨内外等部位的环境卫生,拆除影响村容寨貌的搭建物,治理污水塘,修理路面,添置公共垃圾箱、建造垃圾池,改水改厕等等,按照州级卫生村寨标准开展创建活动。2005年有茅贡乡樟洞寨、寨南旧寨两个村寨被评为州级文明卫生村。2005年底,又有德凤镇上午开、钟家屯、肇兴乡肇兴寨、堂安村,水口镇平善村、坝寨乡路团村,九潮镇民乐村,敖市镇秦溪大寨、小三郎寨等10个村寨被评为州级文明卫生村。

黎平县作为一个少数民族聚居的以农业为主的边远山区县,卫生设施落后,基础相对较差,农村群众的饮水问题及厕所卫生问题一直是其环境卫生整治工作的重中之重。在改水工作上,黎平各级党政部门积极引导群众改造饮水难和饮水不卫生的状况,着力帮助农村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改善居住环境,让广大群众饮用上清洁卫生水,减少由水污染所传播的疾病。相关职能部门积极向上级争取项目资金,兴建农村自来水工程,2005年全县农村改水受益人口在2004年的基础上提高3.29个百分点,完成受益人口1.48万,为了进一步加强全县农村水质检验工作,提高水质检验人员和改水技术人员的技术水平,县爱卫办参加省举办农村改水技术第三期培训班,学习农村初级改水技术、改水工程管理、出厂水消毒、设备安装,学习霍乱、伤寒、痢疾、甲肝等水传播疾病的预防控制知识。目前,全县改水累计修建简易自来水852水处,受益人口32.86万,占农村人口73.02%,全县累计用于改水投资为2548.77万元,群众自筹936.08万元。

在改厕工作上,引导农民积极参与改厕,帮助改造不卫生环境,让农民用上清洁的卫生厕所。2005年县爱卫办利用省州改厕补助经费在黎榕、黎锦公路沿线村寨实施三格式卫生厕所改造试点,竣工受益216户。农业部门利用国家沼气项目资金,新建沼气、猪圈、厕所三位一体1791户,2005年新增农村改厕2007户,全县累计完成1.37万户,占农村总户数的12.99%,共投入改厕资金502.17万元,其中国家补助112.59万元,群众自筹389.58万元.随着全县农村改厕的逐步开展,既方便农民生产生活,又改善农民的居住环境,提高了农民的健康水平和生活质量,促进了全县旅游产业和经济社会协调发展。

二、       取得成绩及存在问题原因分析

(一)取得成绩。

上述三县虽然都是欠发达民族地区,但他们在农村公共环境建设中不墨守成规,不搞形式主义,而是积极开动脑筋,从自己的实际出发,找适合自己的发展路子,进行了许多有益的探索,使各族群众得到了实惠,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1.以创建文明卫生村和小康示范村来推动农村公共环境卫生建设。城步、龙胜和黎平都是贫困的山区县,许多时候农民唯一的满足就是不受饥寒的困扰,连温饱都难以维持的他们绝对不会奢谈和考虑生存环境。从上面介绍的三个县公共环境卫生做得好的农村可以发现,这些村子都不约而同地把公共环境卫生建设与创建文明卫生村、小康示范村相结合一起抓,因为他们深知,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要借创建文明卫生村的时机,调整产业结构,种植适宜的经济作物,发展种养,因地制宜搞农家乐和民俗旅游,拉动经济发展,增加老百姓的收入,为农村公共环境卫生建设奠定坚实的基础,也为农民考虑改善环境卫生提供必要的资本。这是建设文明卫生、富裕和谐新农村的一个很好的突破口和新路子。

2.以推广“三改”、“五改”工程来进行农村公共环境卫生建设。我们知道,农村的“三改”、“五改”是农村公共环境卫生建设的重要内容,而农村公共环境卫生建设又是创建文明卫生村的重要内容。从我们调查的情况看,以沼气建设带动改道、改水、改厕、改厨、改浴,使农民群众的生活质量有了较大改善,解放了一大批劳动力从事其它工作,为农民增加收入打下了基础。凡是实行了一池三改或一池五改配套的村寨,其公共环境卫生和农户家庭卫生都得到了很大改变,不仅切断了疾病传播的途径,减少了疾病的发生,提高了农民群众的健康水平,而且改变了千百年来农村落后的生产生活方式,带动了相关产业的发展,使村子面貌焕然一新,生态环境良性发展。

3.加大宣传力度,提高干群认识。由于经济基础薄弱,农民环保意识不强,在环境卫生特别是公共卫生方面,能够主动呼吁并亲自打扫环境特别是公共环境的村民是少而又少的,而“创建”工作是一项群体性的工作,要做好“创建”工作就离不开群众的力量。因此,城步、龙胜和黎平三县通过利用电视、标语、墙报、山歌、文艺节目、散发宣传资料以及召开各种会议进行宣传教育,利用传统圩日和少数民族节日如“盘王节”、“六月六”山歌节等,积极组织群众性的文体活动,在文明卫生创建点成立山歌彩绸队、龙灯队,在村子之间组织多种多样有益群众身心健康的文体活动,组织各乡镇干部群众到示范点参观学习,让干部群众具体感受创建所带来的喜人收获,使他们充分认识到文明卫生村屯创建工作是改善农村环境的重要举措,是保障人民群众身体健康的基本要求,是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也是农村文明程度的体现,通过宣传教育转变群众思想观念,激发广大干部群众参与创建活动的热情,促使群众的公共环境卫生意识和观念发生根本变化,创建文明卫生工作出现了“要我创”向“我要创”的改变。

4.制定长效管理制度,确保创建实效。创建文明卫生村不容易,而要长期保持创建实效更难。为使农民养成文明卫生习惯,强化他们的公共环境卫生意识,三个县在创建文明卫生村的过程中,制定了一系列的规章制度,如《环境卫生管理公约》、《环境卫生检查督促评比制度》、《清洁卫生制度》、《文明卫生公约》、《卫生行为规范六要六不要》等等。各创建点都把这些规章制度发给各家各户,并张贴在村子显眼位置,成立监督小组,负责督促各项规章制度的落实,开展各种各样的文明卫生户的评比表彰活动。同时,各村屯因地制宜制定村规民约,如龙胜县瓢里镇的孟化村冲任屯为了保护村庄生态环境,在制定文明卫生公约时规定:严禁在本屯两条溪进行电鱼、炸鱼、毒鱼、钓鱼及撒网等一切捕鱼活动。这条公约是村民自己提出来的,所以大家都积极监督自觉遵守,现在冲任屯边的小溪就是一个天然鱼塘,走近溪边可清晰看到碧波中嬉戏的鱼儿。各村屯将禁止打牌赌博列入村规民约,所以现在村子里没有群众参与打牌赌博,而是把时间和精力全部投入到创建保洁、发展生产上来。

(二)存在问题及原因分析。

虽然三个县在创建文明卫生村的工作中取得了一定成就,但当我们与当地主管部门负责人座谈时,他们说所创建的文明村在全县农村总数中只占很小的比例,它们犹如旷野里的数颗星星,虽然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但就目前来看,还不成气候,贫穷落后的村子还占绝大多数,他们的公共环境卫生建设几乎是空白,存在的问题很多,主要有以下几点。

1.  交通不便,经济落后。这三个县都有属于山区县,很多村子座落在半山腰和高高的山顶,交通非常不方便,信息不灵,劳动力总体科技文化素质不高,经济发展比较缓慢,主要是经济总量不大,综合实力不强,一些重要经济指标明显滞后,经济运行质量不高,经济结构不够合理,骨干企业培植不够,财政收支矛盾突出,开放型经济水平偏低,农业和农村基础设施建设落后,资金不足,加上洪涝等自然灾害较多,农民增收难度较大。而没有经济基础的支撑,要大力推动农村公共环境卫生建设压力很大,困难重重。另外,地理环境的复杂多样,居住的分散、交通的不便,增加了环境卫生治理的成本,不利于开展大规模的环境卫生建设。如,硬化道路的修建、沼气池的兴建、改水、改厕等由于受地形、地势的限制,改建的技术难度非常大,加上资金、技术的有限,这些地区的环境卫生整治工作进展缓慢,是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内民族地区农村环境卫生建设的重点和难点。

2.民族地区农村陈旧生产生活方式对环境卫生产生了很大负面影响,加大了治理难度。在生产方式方面,农民还沿袭着传统的散养家禽、家禽家畜混养的生产方式,影响环境的洁净卫生,容易传播疾病。在生活方式方面,这些民族地区村民长期以来一般直接取用未经处理的井水(浅水井或压水井)、山泉水或江河水,饮用水水质存在着不卫生、不安全问题隐患;烧火做饭主要是烧柴草、木炭等,既影响人们的呼吸道健康,又导致当地生态环境的破坏和水土流失;生活垃圾大多采用焚烧、填埋等方式,一部分人随意堆放垃圾在路边或直接丢入河流或池塘中,容易影响环境卫生,污染土壤和水源;厕所大多比较简陋,人畜粪便未达到无害化处理便给农作物施肥,污染环境,致使肠道等传染病流行,寄生虫病发病率高;房屋建筑结构及落后的生活设施,致使人畜不分,容易滋生病菌、蚊虫,传播疾病;打工潮的兴起,农村常住人口多为老人、小孩,老年人观念落后守旧,而隔代教育的结果使老一辈不良的卫生意识和习惯在后代中悄然形成,并影响其终生这些都给民族地区农村环境卫生的整治带来不利影响。

3.“国债资金农村沼气项目”在推进中存在一些问题。我国沼气建设从1973年就开始了,实践证明,沼气建设不仅是提高农民生活质量、改善农村卫生状态的有效途径,也是发展生态高效农业的良好纽带。从2003年起,国家在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中设立了“国债资金农村沼气项目”,一年投入10亿元资金补助支持农村沼气建设,各省、市、县不同程度拨出专项资金支持沼气建设。但是,这项“民心工和”、“德政工程”在这三个县具体实施中存在不少问题。主要体现在:一是一些乡镇干部认为沼气建设是能源办和老百姓的事,与乡镇没有多大关系,没有安排专人负责去抓落实,而村组干部认为沼气建设村组不能直接受益,只有建池农户得到实惠,建与不建,建多建少与他们没有多大关系。因此,动力不够,压力不足。二是建一口“一池三改”的沼气池需要3500元,如果建一口“一池五改”的沼气池需要5000-7000元,国家只补贴1000元,加上地方政府的配套经费,一共才1500元,剩余的由农户自己掏腰包,而这3个县的农民收入水平低,只能管温饱,一次性投入这么多资金十分困难。三是通过几年的沼气建设,交通条件较好的乡镇村大多已建了,现在要向交通不便的半高山和高山乡镇村推进,工作越来越难以开展,主要原因是运输成本高,群众经济水平低,半高山和高山地区地形复杂,给沼气池建造带来相当难度;另外,沼气建设工作经费不足,且缺乏工作所需的交通工具,给深入基层、深入现场指导沼气建设工作带来很大困难。四是组织管理跟不上,给推广造成一定困难。这三个县的沼气建设现已具有一定规模,可在机构设置上还是滞后的,县级管理机构编制少,乡镇至今没有专门机构管理,没有专门的施工队伍,行业规范没有统一的规定标准,技术服务、督促检查、后续管理跟不上。主要表现在:(1)历年所建的池子病池、废弃池多,占到相当一部分比例,管道和灶具漏气或损坏无人修理或更换,基本上没有后期使用管理。(2)“池、厕、圈三结合”、“冲厕泵”设计布局不合理,卫生状况在部分地方得不到改善。(3)管道安装不规范,缺乏安全意识。(4)宣传力度不够 ,群众没有体会到沼气池的真正价值,没有激发投资热情。在我们所调查的村民中有98%的赞成沼气改造,但只有8%的村民了解沼气的经济价值,而且了解也不是很全面。部分乡镇还存在将指标强行安排,群众建成的沼气池,只知道产气生火做饭,不知道综合利用于其他种养业上来,“三改”配套率低,影响沼气池协调运行和正常产气效果。

4.环境卫生组织管理机构和硬件设施缺乏,投入少。我国农村实行核定干部人数后,村委会人少事多,卫生管理难以全面到位。同时,受经济效益思想支配,村一级甚至县、乡级政府对环境卫生投入的意识薄弱,管理经费严重缺乏。我们调查的这3个县属国家级贫困县,地方财政困难,农村集体经济普遍薄弱,除乡镇外,在村一级很多没有专人负责公共环境卫生管理。在我们所调查的村寨出现两极分化情况,其中文明卫生村、小康示范村或旅游开发比较好的村寨大都有专人负责管理村公共环境卫生,有一定的管理资金,资金主要来自旅游收入、集资、收取卫生费或向上级部门争取专向资金等途径;而一般的村寨则没有专门的管理人员,无任何资金来源,在环保硬件设施建设上投入相当少,垃圾箱、垃圾填埋场、污水处理站等环保设施基本缺乏,村道硬化率不高。而这样的一般村寨在这些民族地区占大多数。近年来,虽然各县区加大了对农村卫生设施的投入,但光靠县区财政,只能是杯水车薪。民族地区农村个别人富了,大部分人刚解决温饱问题,还不具备在改善环境卫生上投资的能力,即使是富了的人宁愿在改善自身居住条件上投入,也不舍得在改善公共卫生设施上投资。大多数村集体没有收入来源,乡镇又没有用于村级环境卫生建设的资金,致使民族地区农村公共环境卫生建设始终处于艰难之中,收效不大。

5.环境卫生知识宣传力度不够、覆盖面不大,长效管理机制欠缺。由于长期在小生产意识支配下,许多农民有狭隘自私、目光短浅的一面,这使得他们普遍缺乏公共环境卫生的观念,甚至为贪图方便或一己之利乱搭乱建、乱堆乱放、乱扔乱倒,并对这种脏乱差环境熟视无睹,习以为常。要提高农民的公共环境卫生意识,改变其长期以来形成的陋习,进行环境卫生知识宣传是必不可少、非常重要的。3个县虽然通过创建文明卫生村的活动来宣传环境卫生知识,但宣传覆盖面小且不够持续,广大农民的理解层次较低,公共环境卫生一般只是逢年过节搞一下,上面来人检查搞一下,平常不搞,大多没有建立长效管理机制。而新农村环境卫生建设不是一项短期工程,而是一项长期艰巨的任务,只有让公共环境卫生知识深入人心,建立长效管理机制,才能取得最终成功。

三、       对策与建议

根据民族地区农村目前的发展水平,建议从以下几方面着手进行公共环境卫生建设。

(一)提高认识,重视民族地区农村环境卫生建设。

进一步提高认识,真正把民族地区农村环境卫生建设提上议事日程,是民族地区农村环境卫生整治工作顺利开展,取得实效的前提,其中关键要看领导是否重视,认识是否到位。现在仍有不少领导干部认识不到位,认为抓经济是硬任务,是大事,整治环境卫生是软任务,是小事,经济上去了,其他自然会搞好;还有的认为,民族地区农民要先解决温饱问题,整治环境卫生是超前行为。这些看法没有意识到农村环境卫生建设是民族地区农村现代化建设和小康社会建设的重要内容,是新农村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与发展经济,脱贫致富奔小康相辅相成的。农民的小康水平是一个综合概念,不仅包含经济收入、教育水平、居住条件等因素,也意味着人们生产生活质量、环境质量、文化素养的提高,良好卫生习惯的养成和文明程度的提高等等。饮用洁净水、上卫生厕所、居住整洁优美的环境是提高农民生活质量的必然要求,是一个地区文明进步的标志。民族地区农村环境卫生建设关系直接到农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关系到保护农村生产力,发展农村经济,关系到民族地区农村现代化进程和新农村建设的成效。因此,一定要提高对民族地区农村环境卫生建设的认识,把它作为民族地区农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一件大事,作为民族地区新农村建设的一件大事来抓,进一步增强抓好这项工作的紧迫感、责任感和使命感。

(二)领导重视,协调各部门齐抓共管层层落实领导目标责任制。

民族地区农村环境卫生建设内容庞杂,工作头绪多、难度大,牵涉面广,是一项社会系统工程,单靠某个部门是难以完成的。各级政府要充分重视,加强领导,切实负起农村环境卫生建设重责。各级政府应确定分管农村环境卫生整治工作的专门领导,组建专门的领导小组统一组织和部署整治工作,并建立农村环境卫生整治工作联系点,认真组织各相关部门:农业、卫生、财政、建设、国土、计划、水电、民宗、扶贫、宣传、旅游、教育、广电、环保、科技、文化、妇联等,在爱委会(爱委办)的统筹协调下,密切配合,发挥各自优势,互相支持,从财力、物力、技术、政策等方面,积极支持农村环境卫生整治工作,形成齐心协力、齐抓共管的局面,使农村环境卫生整治工作落到实处,以此带动民族地区农村环境卫生建设全面、深入的开展。在统一认识的基础上,民族地区各级政府应根据各地实际情况,制定出年度整治农村公共环境卫生的目标计划和公共环境卫生建设的中长期规划,并将任务逐级下分,层层落实责任目标。各地有关部门都要建立领导目标管理责任制,通过层层签定责任书,将农村环境卫生整治工作纳入本地、本部门的工作考核内容,加强检查和监督,形成一级抓一级,一级带一级,一级促一级的局面,起到真正落实农村环境卫生整治工作的作用,避免工作不到位,相互推委情况的出现。事实证明,农村环境卫生搞得好的地方,都是当地政府重视,将其列入政府的议事日程和村镇发展规划,并实行目标管理。反之,环境卫生工作就难以开展,农村脏、乱、差的局面改变不大。

(三)加大宣传力度,强化卫生知识教育,促进观念转变,形成公共环境卫生建设的内在需求动力。

有研究表明,农民相关卫生知识的增加、意识的提高和行为的改变较硬件建设将产生更加长远的、根本性的效益。各地方政府应加强组织指导健康及卫生知识教育工作,首先提高中、小学生健康及卫生知识教育开课率,其次根据民族地区的特点,采用民族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如电视、广播、录象、标语、墙报、各族民歌、文艺节目、散发宣传资料以及各种会议等形式,深入、持久地宣传、灌输卫生知识,创造良好的舆论氛围,大范围普及防病、卫生保健知识,提高群众的卫生意识,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并使他们认识到搞好环境卫生建设所产生的综合效益,自觉意识到环境卫生的重要性,从而产生整治公共环境卫生的内在需求动力。其中,要特别重视对妇女和儿童的宣传、教育,因为妇女是安全水与环境卫生设施和改善家庭及个人卫生的主要使用者和管理者,对她们进行卫生知识的宣传教育,将影响其整个家庭;儿童时期是一个人的思想观念形成的重要时期,对其进行卫生健康知识的灌输,将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且影响的将不仅仅是一代人,还包括他的上辈和下辈。

(四)抓好典型示范,推广成功经验。

民族地区农民群众相对来说比较保守,对没有亲眼看到的好处和得到实惠一般难以认同,因此,在整治公共环境卫生工作中,有必要通过层层抓好典型示范,树立样板,来获得其认可和认同。首先要选择经济条件较好、干部力量较强、群众积极性较高的村作为突破口,树立一些示范村,通过“文明卫生村”等的创建活动,抓好示范村的公共环境卫生整治工作。特别是一些小康村、文明村以及搞民族文化旅游的村寨要带头做好示范。另外,建议在民族地区各地所有村寨都抓好一些示范户,以“三改”、“五改”为契机,以评选“文明卫生户”为动力,改善这些示范户的卫生状况。示范户可以首先在农村各级党政领导干部、党员、团员、村干部、教师、当地医生、妇女骨干中推广,充分发挥他们在乡村中的影响力和带头作用,带领和组织乡村群众向不文明、不卫生的旧习惯开战,推动“三改”、“五改”建设,积极治理乡村的公共环境卫生。各地要在抓好示范的基础上,认真总结经验,及时宣传、组织参观学习,召开不同类型的经验交流会,充分发挥典型的示范导向作用,使广大农民群众实实在在地感受到公共环境卫生治理所带来的好处,同时给他们算经济账,算投入产出比的账,使他们产生搞好环境卫生的内在需求。

(五)制定严格的规章制度,完善监督机制,做到奖罚分明,管理有序。

人类的很多行为只要稍微加上比较合理的限制就可以从原来的无序、盲目走向有序、理性之路。为保证环境卫生建设的顺利进行,使文明卫生习惯成为农民的自觉行动,各地方政府相关部门应制定严格的规章制度,层层设置监察部门,以加强对农村环境卫生的监管。如广西龙胜县就制定了《环境卫生检查督促评比制度》、《清洁卫生制度》、《文明卫生公约》等制度,并指导各村因地制宜制定村规民约,以约束人们的不良行为,同时将环境卫生建设与创建“文明卫生村”、评比“文明卫生户”的活动相结合,成立监督小组,负责督促各项制度的落实,做得好的进行表彰,不好的进行处罚,限期整改,取得了良好的管理成效。

(六)多渠道筹措资金,增加对民族地区农村环境卫生基础建设的投入。

民族地区农村环境卫生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大量的资金。民族地区地方财政困难,农民收入很低,应加大国家对民族地区区农村环境卫生建设的投资力度,以保证民族地区农村环境卫生发展的基本需要。同时,应多渠道筹措资金,如通过一些金融手段,支持和吸引民营资本投入;推广发达地区对口支援贫困地区经验,争取发达地区的资金援助;与国际相关组织建立联系,争取国际社会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如世界银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世界粮食计划署、世界卫生组织、欧共体等组织机构就曾对我国农村供水与环境卫生改厕事业提供了大量援助资金。民族地区农村环境卫生建设,是关系到防治污染、保护环境、预防疾病及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大事,各级财政设立专向资金或给予适当资助是十分必要的。各级政府及各部门要千方百计地多挤出一些资金,增加对农村环境卫生建设的投入,加强组织和引导的力度,使农民在农村环境卫生建设中真正得到好处和实惠。多渠道资金来源,将为民族地区农村环境卫生建设提供稳定的资金保障。

(七)将民族地区农村环境卫生建设与生态能源建设、产业结构调整相结合,提升其综合效益。

大力推进以改水、改厕、改圈、改厨、改浴与建沼气为相结合的“一池三改”、“一池五改”工程,使人畜粪便、生活污水基本达到无害化处理,预防和减少了疾病的发生,保护广大农民群众的身体健康,进而防止“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现象发生;改善了卫生环境,有利于旅游业的发展,投资环境的改善;有利于退耕还林草,促进生态良性循环。同时,发展圈舍(猪、牛舍)+沼气池+厕所的养殖模式和畜舍+沼气池+厕所+蔬菜大棚的种养模式, 通过沼气建设带动畜牧业、蔬果产业的发展,从而促进农村产业结构的调整,提高农副产品的产量和质量,增加农民收入,使少数民族群众脱贫至富,由此获得改善自己生活和周围环境卫生的能力。可见,将民族地区农村环境卫生建设与生态能源建设、产业结构调整相结合,可以获取环境效益、卫生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等综合效益,从而使农村环境卫生的常效管理获得持久的驱动力。“一池三改”、“一池五改”工程建设要注意因地制宜,选择适合本地特色的类型,加强技术创新,研究、设计出适用于不同地区农村的新型沼气池和卫生厕所等,并不断修正工程技术及产品缺陷,使“三改”、“五改”向多样化、科学化方向发展;要提高沼气、沼液、沼渣的综合利用的效益,扩大覆盖面,使广大农民享受到“三改”、“五改”带来的可观的经济效益,增强农民“三改”、“五改”的决心和信心。要改变“重建设,轻维护”的思想和做法,规范当地沼气池的管护工作,加强技术培训工作,并对农民群众进行沼气池及卫生厨、厕、浴的使用和维护的培训,保证已建成沼气池的持久正常运转和卫生厨、厕、浴的长久保洁,“三改”、“五改”工程绩效的长久保持。

 

参考文献:

1. 城步县卫生局局长漆录明:《抢抓机遇 开拓进取求发展 突出重点 真抓实干谋新篇——在2006年全县卫生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06412

2. 城步苗族自治县卫生局:《城步苗族自治县卫生工作调查报告》。

3. 城步苗族自治县卫生局:《2005年爱国卫生工作总结》。

4. 城步苗族自治县卫生局:《关于民族自治地方医疗卫生情况汇报》。

5. 城步县爱卫办:《2003年农村改水改厕工作总结》。

6. 城步苗族自治县卫生局:《关于依法发展民族卫生事业的情况汇报》。

7. 城步县儒林镇双井村党支部、村委会:《抓三大建设 创文明新村》。

8.《全国卫生村申报材料 城步县长安菅乡大寨村创建全国卫生村申报材料》

9. 朱建华:《抓住机遇 加强管理 规范运作 圆满完成2006年度农村沼气建设任务——在全县农村沼气建设动员会议上的讲话》,2006522

10.城步县能源办:《关于做好沼气国债项目的几点建议》。

11. 中共城步苗族自治县委 城步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珍惜机遇 真抓实干 圆满完成我县2005年沼气国债项目任务》,20051021

12. 城步县统计局:《城步苗族自治县2005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13.王华,罗景彦:《城步苗族自治县农村饮水现状调查评估报告》,2005228

14. 中共龙胜各族自治县委员会 龙胜各族自治县人民政府:《龙胜各族自治县经济社会发展情况汇报》,20064月。

15.王建松:《用文明扮靓农村生活——龙胜各族自治县新农村创建工作级纪实》

16.《龙胜县2005年文明卫生村创建工作总结》

17.《黎平县县城2006年“整脏治乱”工作方案》

18.《黎平县2005年爱国卫生工作总结及2006年工作安排意见》,200647

19.《黎平县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纲要》

20.《肇兴侗寨卫生管理公约》

21.《肇兴乡民族村寨环境卫生管理公约》

22. 杨正明:《黔东南州农村沼气建设工作情况汇报》,2005812

23.《政府搭台 部门唱戏 黎平县认真落实科学发展观 扎实推进生态沼气建设》。

24.《黎平县公路沿线、景区景点及重点民族村寨“整脏治乱”工作组2006年工作计划》。

25. 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爱委会:《破千年陋习  兴卫生厕所》,2001年。

26. 中共黎平县委 黎平县人民政府:《关于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实施意见》。

27.程苹,王平:《民族地区农村生产生活方式对环境卫生的影响》,《中南民族大学学报》,

2006,第5期。

28.陶勇:《中国农村供水与环境卫生及其在疾病预防控制中的作用》,《中国健康教育》,2005,第8期。

29.卢春天:《一个农村社区的垃圾变迁及其思考》,《社会》,2003,第11期。

30.罗国选,李龙成:《隆德县农村沼气国债项目建设的经验和措施》,《中国沼气》,2005,第4期。

31.包晓斌:《中国农村环境卫生建设策略与模式》,《中国农村卫生事业管理》,2003,第2期。

我来说两句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评论列表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友情链接 中南民族大学 style= 中南民族大学经济学院 style= 央视七套 style= 土家文化网 style= 苗族文化网 style= 武陵山特产 style= 武陵网 style= 智能农业 style= 攀西农业网 style= 合作机构
版权所有:中国科学院——国家民委农业信息技术研究与开发联合实验室 鄂ICP备07013116号   
通信地址:中国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民族大道182号,邮编:430074,电话:+86-027-67843529,联系信箱:yongjunbai@aliyun.com
本站总访问量: 人次 | 最高峰  人在线 | 当前有  人在线
免责声明:本站纯属公益性网站,部分文字及图片转载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来电告知,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合作!